首页/工程进度/正文

我敢说,她演唐晶都是浪费。

2017-10-29 来源:走个销
 
点击
 
评论


袁泉,一个长相空灵、气质通透的70后女演员;

一个常年主动flop甘愿游离在娱乐圈外、生性自由,骨子里透着文艺气息的话剧女神。



在很多人心目中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,居然凭借一部接地气又很不亦舒《我的前半生》强势回春。


还好,即便“红回一线”,她仍是人们心中那抹白月光——清爽透亮,干净大方,丝毫没有一丝需要被拉进菜市场里去鸡毛蒜皮的市井气息。



《我的前半生》是一部有意思的剧,它顶着亦舒的名号,却是亦舒笔下绝不会有的女主角的生活。


可这不妨碍它有它的精彩,打得头皮血流、撕得披头散发,亦舒给人看到的,是人情百态里最高级的掌控者,是我们大多数人所向往却又并不熟悉的皮相;而这部剧给人看到的,则是家长里短与鸡毛蒜皮,薛甄珠的欢天喜地却又有着市井该有的烟火色。


亦舒好看。

反亦舒也会有人喜欢。

不必拿自己的审美去禁锢别人,亦舒也得要吃皮蛋白粥和椒丝通菜的。

无论摆盘多么精致,都得是灶上明火的才香。


袁泉饰演的女二号唐晶,是一枚优雅、霸气、雷厉风行的职场白骨精。

是一个天天打飞的出差、夜夜加班不吃饭的铁血女强人;是大半夜一边在瑜伽垫上锻炼,一边盯着笔记本、研究文件数据的加班狂魔。

是那种就算生病了还“放开,让我工作!我要工作!”的真·女超人。



唐晶的生活:身体和大脑时刻在线,永远在飞速运转的路上。


与此同时,她又是女主角罗子君的好闺蜜,贴身奶妈,护花使者。

兼具私家侦探的侦查功能、陪闺蜜撕小三的撕逼功能、照料罗子君饮食起居的人生导师。

可以说是男友力,哦不……闺蜜力爆表了。


只可惜,独立自强、雷厉风行的Boss唐,表面强势老司机、内心脆弱小白兔。

因为自尊心太强,将男友贺涵一再推开。于是,她成了女人最想嫁的那种女超人,男人最怕hold不住的那种女汉子。


袁泉演得透彻,她知道唐晶好强,可是也必然有脆弱的一面。

越坚强,越易碎。

她在面对贺涵时,眼神的变化层次极其丰富。


或撒娇,或矜持,或幽怨,或无助……

每个情绪的表达都精准。

其实对她来说,是容易的事。

或者说,她并不觉得能做到这些有什么值得骄傲的。



莎士比亚说,You are what you wear,也就是衣如其人。


唐晶的穿衣风格简单、干练、将黑白灰驾驭得炉火纯青,配合高挑的身材和清淡的气质,职场女王的两米八气场呼之欲出。


简单不失质感的白衬衫,剪裁一流的黑色西裤,配合自信洒脱的灿烂笑容。她,就是内外兼修、独立女青年的代表。


自带高级感的袁泉,一个人撑起了全剧的时尚格调。托她的福,《我的前半生》甚至被有些媒体誉为国产版《傲骨贤妻》。

(嗯,这可能是傲骨贤妻被黑得最惨的一次。)


媒体和粉丝以及吃瓜路人各种跪求深扒她的同款衬衫大衣包包,巴不得第二天上班就以一个走路带风的“唐晶式出场”,把办公室的女同事狠狠踩在脚下。



唐晶前几集的穿搭已有粉丝整理完毕,低调耐看的大牌都在这里了。你们值得收藏。


转自@袁泉影迷会


但是:白衬衫、黑裤子、灰色大衣、尖头鞋……这些人人必备的基本款,仙女们的衣柜里会没有吗?



换言之,照着她的衣品打扮大多不会错——可是穿得一模一样就能穿出袁泉或者唐晶的气场吗?


那倒未必。


剧里的唐晶是个好胜心极强的职场女性,剧外的袁泉则是云淡风轻、就是宠辱不惊、就是性冷淡本人。


袁泉的私下或许会穿唐晶的衣服,但她却又不等同于唐晶。

完完全全的不同。



不拍戏的时候,她崇尚自由,不争不抢,寡淡到无味。一旦站在舞台和镜头前,她的每一次亮相总能让观众惊鸿一瞥,久久难忘。


身为“年青一代最忠于话剧的女演员”,她常年活跃全国各地的舞台上,以此打磨演技,练就一身深厚内功。


要知道,电视剧是可以喊咔的,现在更有连台词都念不好和外景戏都不愿去的演员,可以借助抠像合成、后期配音来偷懒。

但是话剧没办法偷懒。

话剧演员要从头到尾一镜到底, 同样的场景,重复上百遍。一演就是几十场,全国各地到处奔走。

吃苦多、赚钱少,很少有人能在非金钱的驱使下,做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。


她却坚持了十几年。


2009年,她以电影《如梦》入围第4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。2010年,拿下第07届中国话剧金狮奖表演奖。2013年凭借话剧《简爱》,获得梅花奖。


话剧《简爱》


有粉丝说:“袁泉真的是两三年拍一部戏,演技剧情都在线,还不过气的女演员”。


是啊,对于剧本她精挑细选,甚至到了挑剔的程度。但认定了就会认真演好,就是这么实诚的姑娘。


《黄金时代》里,她饰演胡风的夫人、著名作家梅志。

为了演好这个角色,她在背后做了大量的功课。除了阅读史料汲取养分,她将自己的理解融入进表演。

在她看来,“梅志是胡风和现实之间的桥梁”,于是她据此进行艺术创作,之后获得梅志家属的肯定与称赞。


《黄金时代》


身为一个无足轻重的配角,她的戏份不多,但每一套平淡无奇的旗袍装,她都有办法让人眼前一亮。

民国女作家的粗糙布衣,她诠释出属于那个时代的知性和味道。



《黄金时代》


转而看她在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中饰演电影皇后吴小姐。外表光鲜,极尽雍容华贵,其历史原型是民国第一女影星胡蝶。


无论是薄荷绿蕾丝长袍,还是显老功力Top 1的深紫色,她都能穿出最符合民国女性的独有风韵。一颦一笑、举手投足都是落落大方。


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

她对不争气的丈夫一片痴心,甚至不惜“以身作保”,牺牲自己换郎君平安。

结果这个渣男狠心将她抛弃,吴小姐整颗心顿时凉到谷底。从绝望到无情的情绪变化,没台词的时候,眼神里也都是戏。

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


《后会无期》中,临时抱佛脚苦练台球三天,结果打得有模有样,挥洒自如。

素颜的她,美丽柔和,将一件破烂到廉价的格子衬衫,穿出了前所未有的仙气和高级感。

她的眼睛里干干净净的,但又好像有很多话藏在里面,让人一方面觉得通透,一方面又难以捉摸。

《后会无期》


“喜欢就是放肆,而爱就是克制”。

所以这句经典台词,导演韩寒选择让她来讲。


那份难过、隐忍和深沉,令影院的观众分分钟立马入戏。原来“天下有情人竟是兄妹”是这么sad的一件事。

那年,《后会无期》举行盛大首映会,她身着水蓝色衬衫、黑色九分裤和一双小白鞋,就这么来了。像刚逛完商场,顺便来晃一圈似的。



“高下立判”这话未免有些毒舌,但……我只能说,不用力表现或许是最大的智慧吧。

没有对比,就没有伤害。



热门楼盘

返回顶部
最新文章
二手房
租房
新房